国家版权局表示 拍卖钱锺书一家书信不得侵犯作者著作权

人民网    2013年05月30日   04:07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本报北京5月29日电 (记者张贺)近日,北京一家拍卖公司宣称将拍卖钱锺书及其夫人杨绛信件及手稿,杨绛发表公开信坚决反对,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29日下午,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就此事涉及的著作权问题发表意见。

于慈珂说, 公众和媒体的相关争论已经引起国家版权局的高度关注。我们认为,钱锺书私人书信将被拍卖的行为可能涉及物权、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等多项权利。就著作权问题而言,书信作为文字作品,著作权属于作者,即写信人。拍卖活动的相关行为方在对信件进行处分的时候,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得对书信做著作权意义上的任何利用,否则涉嫌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害。比如,将书信的全部或部分内容公之于众,就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发表权。

于慈珂表示,国家版权局支持著作权人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诉求,并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

据了解,此次拍卖主体是钱锺书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以及钱锺书、杨绛、钱瑗一家三口书信及手稿共计110件。为此,杨绛先生日前已致电李国强,并公开发出声明,坚决反对拍卖,并称如果拍卖如期进行,将亲自上法庭维权,她也希望有关部门维护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杨绛发公开信坚决反对拍卖钱锺书私人信件

新华网    2013年05月26日   22:40:5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5月26日电(记者 李江涛)已故著名作家钱锺书遗孀杨绛26日发公开信表示,坚决反对其本人与钱锺书及女儿的私人书信被拍卖,如果拍卖举行她将诉诸法律,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

据记者了解,北京一家拍卖公司近日宣布,6月将在京举办一场钱锺书书信手稿专场拍卖会,拍卖已故著名作家钱锺书及其夫人杨绛、女儿钱瑗的数十封私人信件。

杨绛在公开信中说,此事让她“很受伤害,极为震惊”,“我不明白,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年逾百岁的我,思想上完全无法接受。”

杨绛希望有关人士和拍卖公司“立即停止侵权,不得举行有关研讨会和拍卖”,否则“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

针对此次拍卖引发的诸多法律问题,当天,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的民法、知识产权法和宪法领域的法律专家还进行了专题研讨。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王利明,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等专家认为,未经作者同意,拍卖私人信件严重侵害作者及他人的隐私权和著作权,违反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应当依法禁止。

专家们指出,拍卖私人信件侵害作者的隐私权。私人信件本质上是个人间基于相互信任进行的私密通讯,涉及作者和他人的隐私。中国侵权责任法明确保护公民个人的隐私。




钱钟书私人信札拍卖起冲突     杨绛:非常不妥

新华网    2013年05月24日   07:32:55      来源: 北京日报

钱钟书私人信札拍卖起冲突

杨绛认为“事情非常不妥” 委托人拍卖意愿没变

“我当初给你书稿,只是留作纪念;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公开?”前天,102岁高龄的杨绛在得知他们一家三口的百余私人信札行将上拍后,罕见地对外界回应,“这件事情非常不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杨绛口中的那个“你”也是这批信件的唯一收件人,香港原《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

争执缘起于4天前的一则拍卖启事。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宣布,一批总量110件的钱钟书及其家眷杨绛、钱瑗的书信及手稿,将于下月中旬在京上拍。此事经报道公开后,杨绛明确表示,这些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情,不应公开。但截至本报发稿时止,这场拍卖并未因此被取消。

  拍卖公司:提前一天开拍

  “因为是一个中介服务机构,到底拍还是不拍我们都得听委托人的意见,目前对方并没有改变意愿。”昨天,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胡兰杰这样介绍事情的进展。尽管外界已经起了波澜,但作为拍卖公司,中贸圣佳方面并未透露过多信息。

  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究竟是谁在委托拍卖这批信件和手稿。对此胡兰杰表示,对委托人的信息保密是行规,不能对外界透露。但她提供了一个信息,中贸圣佳为了征集这批作品,前后用了三到五年时间。另外,在面对杨绛的一番指责时,李国强曾答复说:“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我朋友做的。”这一细节让委托人露出些许端倪。

  按照原计划,拍卖公司本打算于6月初举办一次相关的研讨会,但目前研讨会的时间和地点都未确定。胡兰杰表示,这并非是受到此次风波的影响,而是因为该公司还在筹备另一个规模更大的拍卖项目,一时腾不出精力。另外,原定于6月22日举行的这次钱氏信件和书稿拍卖活动,也将提前至21日举行。而胡兰杰的解释是:“因为举行拍卖活动的酒店档期有了新调整,公司觉得没必要再多租一天场地。”

  专家:书信有学术价值

  早在几天前,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季进就收到了由拍卖公司寄来的信件影印件。“当年他和海外的交往,以及对具体人和事的评价,在这批信件中都有体现,而且由于是私人性信件,这些观点可能更加可信。”季进说,作为研究者来讲,他当然乐于见到这批书信成为学术公器,为更多学者所用。“由于属于聊天性质,信中有一些点到即止的话,对研究者会很有用。”

  至于这批信件公开后,是否会影响到钱钟书和杨绛等人的声誉,季进连称“不会”。“不少人都熟悉他的风格,臧否人物非常坦率,看问题也非常尖锐,不会因为这批信件有所改变。”他说,即便是最容易引发争议的点评具体人和事,在信件中所占比例非常少,不会构成负面影响,“倒是他这种半文半白的写作习惯,以及全部用毛笔写成,让它们成为非常好的书法作品。”

  律师:隐私权不应受侵害

  引发争议的这一批信件,究竟能不能进行拍卖?对此,法律界人士也提出了看法。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邢万兵注意到,在已经曝光的信件中,钱钟书已经声明,不想对外界表露自己对他人的看法。对此,他分析说,此次上拍的信件不仅仅是作为载体的信纸,也包括上面承载的信息,公开这些信息不应侵犯写信人的隐私权,要考虑对方的心理承受。

  至于这批信件是否能够公开,邢万兵认为,关键在于有无侵犯到对方的隐私权。“如果对人身尊严造成伤害,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考虑到杨绛是在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让私人信件公之于众的,邢万兵表示,“我一定支持她维护自身权益。”

  此外,还有人认为,钱钟书的作品尚在版权保护的期限范围内,此次拍卖有侵犯其著作权的嫌疑。对此,律师曹玉芳的看法是,由于拍卖只是物权的转移,并不牵涉版权变更,因此不会违反著作权。不过,她也指出,由于收件人拥有信件的所有权,因此拿私人信件拍卖只能认定是对情感、伦理构成挑战,这种做法“可做但不妥”。